> 会员登录 <
帐号:
密码:
线路搜索:
景点介绍


您的位置: 首页 >> 景点介绍 >> 黑龙江旅游 >> 大兴安岭旅游 >> 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吴八老岛

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吴八老岛

  


【三合村及吴八老岛的背景资料】
吴八老岛位于三合村上游100米处,黑龙江主航道中心线我方一侧,历来都是我国的领土。它由三个彼此孤立的沙岛组成,二号岛最大,呈长椭圆形;一号岛次之,呈8字形;三号岛最小,呈圆形;枯水期三座小岛连成一片,总面积1.62平方公里,丰水期一号岛和三号岛均会被淹没,惟有二号岛独居江中。该岛形成于清朝初期,当时岛上住有三合村村民吴湘莲一家。他们全家五口,在岛上开设酒柜,耕种土地。因吴湘莲在家排行老八,故该岛得名吴八老岛。
1931年三合村居民栾英洲也搬到岛上,与吴湘莲合伙种地,1934年吴湘莲病故,就地葬于岛上。1936年日寇为抵制苏联的影响,唆使警察将吴湘莲的侄子吴定义和栾英洲等农户驱赶下岛,迁至三合村,只许上岛生产,不许上岛居住。1945年光复后,三合村的居民照旧上岛打草、捕鱼、拣木头等。冬季我方江上通行历来沿吴八老岛外侧经过。1965年冬,苏军在吴八老岛外侧摆上一排原木墩,下面用雪埋上阻拦我方车辆通行。1967年7月29日,我方组织14人登岛进行生产。7月30日,苏方出动30多个军人上岛干涉,次日苏军增加到70多人,还派出了炮艇、登陆艇、巡逻艇、自动驳船等10余艘军艇。苏军中校、少校乘直升飞机亲临现场指挥,大摆阵势,对我登岛生产群众进行军事威胁,我方人员与其展开说理斗争。苏军又采取以多胜少的方法,用兵员把我方生产人员围起来,限制我方人员生产行动。不管苏方采取什么手段,使用什么方法,我方坚持每天上岛生产,苏军的围攻也一天天地在升级:抢夺我生产工具,用木杆阻挡我方人员登岛,把我方人员推入江中……后来苏方采取了更野蛮的手段,调来一批受过训练的特种兵,他们用皮带、木棒、弹弓和特制的流星锤等凶器,对我方登岛人员大打出手,打伤多人,我方人员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也进行了自卫反击。1968年苏方先后两次派出军艇,大批武装军人在吴八老岛登陆,我方人员赤手空拳,被迫交战,一直奉陪到苏军撤离。当年在岛上开垦荒地255亩,盖房一间,割饲草12万斤。1969年3月至5月11日,苏军又出动飞机和炮艇,不断侵犯我吴八老岛地区的领空与领水,进行侦察挑衅,并架设高音喇叭对我进行反动宣传,对中国政府进行恶毒攻击。1969年5月15日上午,四名身穿崭新绿军装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边防官兵昂首阔步地登上了吴八老岛,执行正常的边境巡逻任务。忽然对岸苏军隐蔽点中传来了挑衅的枪声。开始苏军还只是向空中开枪,见我边防军巡逻官兵还是正常在岛上巡逻,便从卡里洛夫卡哨所、卡里洛夫卡下岛两个方向多个火力点用大口径机枪形成交叉火力,对吴八老岛上我边防军巡逻官兵必经的一块开阔地狂射,密集的子弹越射越低,把我军巡逻官兵前进的道路完全封锁住了。下午2时许,四名巡逻官兵拉开距离,一字排开,迅速冲过了机枪子弹封锁的开阔地带,安全地到达吴八老岛上的我军潜伏点。不一会,他们继续执行正常的边境巡逻任务,边防站副站长打头,1949年出生,入伍不到三个月的辽宁籍新战士任久林第二个出发,在出发前,他还和知青民兵握手告别,他说:“让我们再一次迎接胜利吧。”苏军的轻重机枪又一次疯狂地响起。巡逻队官兵在子弹的威胁下进退不得。十几分钟后,岸上的我方军民看到巡逻队在密集的枪声中开始匍匐前进,不一会儿,第一个队员已通过第二道封锁线,进入一个隐蔽点,但第二个队员刚起身猫腰走了几步,就见他一个踉跄后倒下再也不动了——这就是任久林同志,他左胸中弹,刚喊了声“班长”就壮烈牺牲了,时间是这一天的下午3时38分。苏军虽然已经枪杀了我边防军战士,但他们仍不肯罢休,轻、重机枪依然封锁着上岛的各条路口,军事直升飞机也侵入我方上空盘旋侦察。    后来呼玛县革命委员会(现为呼玛县人民政府)为这位在吴八老岛保卫祖国领土的战斗中光荣牺牲的年轻战士任久林修建了烈士陵园,陵园就坐落在十八站公路上四季常青的松林之中,墓碑上刻着“反修斗争中英勇牺牲的任久林烈士永垂不朽”十几个大字,在此过往的人们只要抬头便可望见任久林烈士的陵园,便会记起枪林弹雨中英雄的英姿。为国捐躯的任久林同志将永远活在人民心中。据统计从1969年5月12日至9月6日,苏军共向我方进行2160个点射,1363个单发,共8191发子弹,射击最大纵深约1000多米。在吴八老岛的中苏军事冲突中,我方保持了极大的克制与忍耐,才没有使双方的冲突进一步升级,才没有使双方的关系进一步恶化。但是,我们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我们的主权、我们的尊严都是至高神圣而不容侵犯的,我们愿意为我们的祖国贡献出我们的一切!吴八老岛是一座普通的岛,却是一座英雄的岛,岛上有我们烈士的鲜血染红的鲜花,岛上也有我们同胞的汗水浇灌的庄稼,她永远属于中国,她也将永远在祖国的怀抱。寒来暑往,光阴荏苒,风雨40年转瞬即逝。现如今中国和俄罗斯两国友好,勘定国界后确认吴八老岛为中国领土。娇小、秀美、诱人的吴八老岛正以她勃勃的生机,呈现出一派安静祥和的景象,有十余户农民在吴八老岛上种植小麦、大豆等,耕地面积达600余亩。
【三合村】
三合村现有村民78户。据史料记载:三合村位于鸥浦乡西南黑龙江边,民国三年左右在此设有字号为“三合客栈”的店铺,民国四年至五年发展成屯,其村名正是由“三合客栈”而来。早年三合村人过的是耕种渔猎的生活,春夏打鱼,种庄稼,漫长的冬季则以狩猎为业;现在的三合村人则以农业为主,春种、夏锄、秋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主要种植大豆和小麦。三合村现在已有旅饭店三个,均可提供食宿,能同时接待50余人。在三合村旅游,游人除了可以登山顶哨所观赏吴八老岛外,还可以乘船游黑龙江,这里有游艇,有机器船,还有舢板子船;在三合村旅游,游人还可以登上我们的吴八老岛,亲身感受小岛的风采,亲自缅怀过去的战争;在三合村旅游,游人还可以到村外参观田园风光——看麦浪滚滚,嗅豆花飘香;还可以去水上餐厅品尝鲜美的江鱼,到江边沙滩垂钓……,总之这里的一都会令您流连忘返,使您终生难忘。游客朋友,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期,中苏边境冲突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这里就是”反修”斗争的最前哨。由于军事斗争的需要,三合村的知青和强壮村民组成了三合民兵连,并开展了紧张的军事训练。训练由部队派遣教官,无论是队列还是打靶,均按照实战的要求一切从严,俨然就是一群不穿军装的英勇战士。由于军事斗争的需要,三合民兵连的战士们根据前指的统一部署,昼夜挖地道、修战壕,使村内的地道成网,使村外的战壕贯通。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三合民兵连的民兵们与我边防部队共同奋斗,把小小的三合村建成了一个既有严密组织,又有军事工事的战斗村,真正做到了招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据不完全统计,三合村的军民共修筑交通壕115延长米、建掩体131个、防炮洞22个、挖地道500延长米。在严酷的对敌斗争中,在实实在在的枪林弹雨下,我们的三合村,我们的三合民兵连,我们的知青们都经受住了严峻的考验,都交出了优秀的答卷,祖国很满意,人民很满意。小小的三合村被中央军委授予“三合战斗村”的光荣称号;三合民兵连也被树为沈阳军区、黑龙江省军区先进民兵集体,荣立集体三等功;三合民兵连连长山秋林荣立二等功,副连长陆学东及民兵孙世忠荣立三等功。
【吴八老岛的马克斯韦尔亭】
维尔·马克斯维尔是英国《泰晤士报》的高级记者,著名国际问题评论家。1971年,在周恩来总理的指示下,我方邀请马克斯韦尔访华。同年11月20日周恩来总理接见了马克斯韦尔并与其进行了交谈。之后,马克斯韦尔亲自到吴八老岛地区采访,并向国际社会客观公正地报道了该地区中苏边境冲突的真相。据原三合民兵连指导员山秋林回忆说,为了马克斯韦尔的来访,外交部礼宾司(新闻司)副司长张颖亲自打前站;三合村后方基地专门为高个的马克斯韦尔定制了大床。忠于职守的马克斯韦尔除了听当地老百姓和干部的讲述外,坚持要求实地考察。中方为了他的安全,最后只得答应让他乘坐吉普车到江边转一圈,还给他化了装。结果穿着不合身、短窄的东北黑棉袄的马克斯韦尔到了三合村的江边,跳出车子就开始拍照,把全程陪同的山秋林急坏了,只能把马克斯韦尔头上那顶大棉帽往下拉了又拉,以作掩护。游客朋友,马克斯韦尔亭中还刻有碑文,全文如下:“马克斯韦尔是一名英国记者,一九六九年我方与前苏联发生吴八老岛争端,他作为一名和平爱好者亲自到我哨所进行现场考证,之后在国际舆论中公开公正报道吴八老岛属中方领土,为我主持正义,为了纪念他,故建此亭。”
【著名的北方第一哨——吴八老岛哨所】
    哨所垂直高度为84米。站在庄严神圣的北方第一哨上,我们的脚下就是可爱的吴八老岛。左侧那呈8字形的是一号岛,我们正下方的呈长椭圆形是二号岛,右侧那个呈圆形的小岛为三号岛。在这和平的阳光下,我们高兴地看到,我们的吴八老岛安祥的样子就像熟睡中的婴儿,她浓浓的绿意就像待嫁中的新娘;岛上有我们的庄稼即将成熟,岛上有我们希望即将收获。宽阔的黑龙江就在我们的眼前奔腾流淌,那是江水去拥抱大海;自由的江鸥就在江上盘旋翱翔,那是它们在为和平歌唱;高倍望远镜中我们可以看到江对岸俄罗斯村屯里边民的田园生活,夕阳中南望我们可以看到三合村上袅袅的炊烟在弥漫,一切都是那么自然,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在哨所的平台上,建有雕塑一座:上部为步枪与八一军徽及象征和平的白鸽,下部为“吴八老岛”四个苍劲的大字,背面为吴八老岛简介,游人可以在此摄影留念。

 
『 返回 』
北方畅游风采 帮助信息 招聘信息 信息中心 设为首页 友情链接
粤ICP备05019982号
Copyright 2005 Bfc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您是本站第529556位访问者 当前在线:25